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施懿宸:北京空气质量改善见证绿色金融效果
时间:2011-01-17 22:28 点击次数:
本文摘要: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所2018年年会日前在北京召开。《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所所长、长三角绿色价值投资研究所所长石。中国金融绿色黄金研究院石研究团队近期专门研究中国上市公司环境、社会和管理(ESG)与公司债券债权人的相关性。 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的债权案件时有发生。石团队的研究表明,只有整合财务和非财务信息,才能准确地依赖和评估企业价值。

hth华体会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所2018年年会日前在北京召开。《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所所长、长三角绿色价值投资研究所所长石。中国金融绿色黄金研究院石研究团队近期专门研究中国上市公司环境、社会和管理(ESG)与公司债券债权人的相关性。

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的债权案件时有发生。石团队的研究表明,只有整合财务和非财务信息,才能准确地依赖和评估企业价值。

研究团队通过绿色领先股票指数和ESG领先股票指数的评价体系对中国上市公司进行绿色和ESG评分,进行自律研发,并以中国上市公司的绿色和ESG评分为数据库进行现代科学研究。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责任水平越高,企业债券债权人被降级或降级的概率越低;绿色显示越好,公司债债权人或降级概率越低;ESG水平越高,公司债券收益率越高。绿色显示越好,公司债区间收益率越高;ESG水平越高,企业越倾向于出售绿色债券。

他的研究团队建议监管部门希望并逐步强制发行人和债券发行项目拒绝披露ESG信息,作为企业发行债券及其总额的参考。绿色金融在国内还是比较火的,但也有不同的看法,指出中国近年来的绿色金融只是表现出人工生产的势头,不具备商业可持续性,从而指出绿色金融只是一个热潮,对其回应并没有很高的期待。

但是,对石来说很明显,上述研究成果恰恰证明了随着绿色金融的发展,投资者在投资决策中充分考虑了ESG信息,有助于降低企业债权人的风险,保证金融体系的长期运行。“企业社会责任可以促进可持续发展。当你忽视ESG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近视了。

如果企业看起来很短,那么企业就不持久,不可持续。”石对说道。然而,他特别强调,虽然绿色金融现在发展良好,但要扩展到ESG并成为可持续金融,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这要看大势和方向NBD:民间有不同意见,指出绿色金融在中国很火,还不如人工生产,并明确批评商业的可持续性,从而指出绿色金融无法持续。如何看待回应?石:你要看大趋势大方向。从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角度来看。

过去,我们依靠自然资源赋予我们必要的生产,通过价格竞争,而不考虑自然资源的维护。现在我们发现,要想高质量发展,很多企业都要付出代价。

看看2020年3月8日的天空。空气质量明显好一些。两年前你见过这样的天空。

就是这个效果。NBD:绿色金融有助于改善北京的空气吗?史:当然。绿色金融是手段,企业的血液是资本。

财务要素由国家控制,是一种有效的管理工具。政府考核金融机构时,“两高一盈”的贷款比例不能多。在去杠杆化的背景下,企业借钱,就会被打死。没有财务上的反对,资本必须被打破。

发债难,政府希望绿色企业发债。一个不想发债,一个可以发债,发的慢一点。所以两者都令人鼓舞。举个例子,一家传统能源公司说,他的很多子公司都在二三线城市,银行需要贷款,但连说都不说,甚至连兑现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我们的绿色金融基本上是自上而下推进的,金融要素由国家控制。如果你控制了财务要素,你就能影响企业的不道德。然而,西方金融机构主要是私人的 ESG已经成为世界标准,比如版权。

作为知识产权,是ESG中的“G”,也就是商业道德的一部分,在国际上备受推崇。所以我想说的是,ESG可以促进可持续发展。当你忽视ESG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近视了。我们希望将来能看到更多。

如果一个企业目光短浅,就没有可持续性。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等待被日益强调的环境和ESG所淘汰,也就是慢性死亡。

已经有很多例子证明了。例如,在传统的火电项目中,国家仍在降低压降比。

从积极的方面来说,比如在一些银行,他们可以理解别人不理解的项目,他们已经实现了整个系统。NBD:你知道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

你对可持续发展和绿色金融的接受程度如何?石:一个企业不存在的价值,就是把劳动、资本、土地、企业家的才能等各种因素结合起来,从而增强可选择的价值。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期待ESG与其收入挂钩,带来积极的鼓励。

以前还是看不出来是成本,没有效益。我做的是获取各种工具、方法、证据,告诉他不会带来利益。NBD:所以总的来说,绿色金融的概念仍然非常重要。

石:只有绿色金融才是可持续金融。我真的在中国。据我们了解,我们已经将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联系在一起。

归根结底,是为了可持续发展。ESG是可持续发展,但现在不谈“s”和“g”,只谈“e”。从这个角度来说,ESG与业务可持续性密切相关,所以我们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应该关注他的ESG。就像我刚才说的,ESG是一个关注多年的问题,我们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

但是还是有很多被试近视。所以,只要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把ESG因素放在自己的评价里,他也不会变好。虽然现在绿色金融发展的很好,但是应该延伸到ESG,成为可持续金融。不管你是不是在一个表示“蓝色”的目录里,你都要履行ESG的责任。

比如虽然没有疫苗,但是要履行ESG的责任。但是因为不在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目录里,所以目前确实离你比较近。所以接下来的重点是把所有的项目归类到ESG中,从ESG的角度可以利用可持续融资来促进其转型。

NBD:所以,绿色金融必须坚持,但在我们的市场上没有共识。石:所以,我们是由体制自上而下推进的。官员们列举了一家上市公司被迫披露负债报告的例子。目前还是强制的,所以经常会出现两个问题:是否公开,想公开什么。

NBD:你今天上午公布的研究结果是基于规范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推崇ESG的公司债债权人亲和力更低。这可不可以解释为,就像一个能挣很多钱,但社会公德不如人,甚至靠欺骗挣钱的人,这样的人不会被别人认可,甚至没有立足之地。而如果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一个不注重责任,没有社会公德的人,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被污染,就不会让人看到期望。当一个人全面发展时,德、勤、诚不会导致事业更长久,可持续发展才会构建。

这也是格局和愿景。所以,如果你想有更长远的眼光,就可以有更长远的事业。

从这个角度来说,ESG是底线,并不是因为它影响了所谓的财务收益。石:是的,所以我说最初的信用评级很简单,但是他没有看到可持续发展。我们正在信用评级中加入ESG,合并后是原创的。过去,许多利润来自于它未能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而此时它的可持续性处于危险之中。

比如德国大众尾气数据不真实,最后被美国严惩,股价也下跌。NBD:是的,问题可能是当人们谈论生态安全时,他们没有考虑到生态安全会带来多大的风险,就没有更多或更深的感受。

石:例子不胜枚举。比如你再看长寿疫苗,就是“G”的问题。它的CEO和CFO是同一个人,这在“G”中是荒谬的,在管理中是相当大的违规。如果投资者关心ESG,如果他们有这样的专业意识,他们不会在事情再次发生之前就停止做事。

还是那句话,像香港的一家上市乳业公司,用我们的指标来评价,它的分数是很低的。所以我们提前告诉它,ESG下有问题。

事情发生了,我和团队成员聊了聊。我们的判断非常有价值。当然,ESG的解释效度也是循序渐进的,现在有可能在某些部分,成为标准后,解释和识别能力不会更高。绿色金融的经营者层面必须有路径、方法和工具。

hth华体会

NBD:不得不说,虽然绿色金融显然很火,但是从实际行动缓慢的角度来看,是否可以说绿色金融在人们心中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石:我真的有一样东西在里面。专门研究绿色金融的人,可能还是会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我仍然希望用通俗的语言和人们谈论我的研究、发现和工具。

而且不要一开始就拒绝高标准,因为企业或者金融机构马上就能做到近。就像让他爬到8000米,你再跟他谈800米。

如果他做了,他不会发现,但他不会有任何利润。如果他尝到了甜头,就不会转回接下来的800米。

所以在给银行咨询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动了你原来的信用指标。我只是老板。

你有几个可以识别环境风险的指标。他说那很好。我们刚刚有两笔化工坏账无法收回。

这正是他想要的,也是他能做的,而且能带来好处。如果你说“你的指标体系,我的老板,你再改一次”,他不会有排斥。企业也是如此。

现在可能有环境信息或者ESG强制披露。他一听到这一披露,就面临压力和风险。然后我对他说,你可以再做一份评估报告,这叫自我评估。写完这份评估报告,你会告诉我你表扬了什么,没有做好什么。

以后,你在揭示之前必须改进的,就变成了强迫。他真的有这么好。所以,这也是循序渐进。

还有,我明确提出了三大支柱的逻辑。绿色金融是政府反对,市场支持,但另一个是绿色金融的学术理论体系必须共同创建。

金融机构经常问我一个问题:“石教授,我现在不关心这个事情。你告诉他如何给这种环境风险定价。

“也就是说,除了想法,还要实践,这需要路径、方法、工具。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绿色金融要有一个原创的学术理论框架。之前,我们为申请人写了一本关于可持续投资的书,里面放了可持续和绿色的因素。以前的投资习惯不是“蓝色”,投资决策没有考虑环境风险,现在要考虑。

比如碳价会影响资本支出的现金流,尤其是“两高一盈”行业。如果2020-03-08年资本支出不考虑环境因素和碳排放,三年后可能会有微克的废气,你就要卖碳权了。价格很贵怎么办?做投资决策一定要提前考虑这些吗?这个时候你不会想让我做一些排放少的高端生产吧?这不符合供给侧结构改革!当然,你得告诉怎么衡量。现在的问题是,即使他们都拒绝接受这个想法,他们也不了解投资时的环境风险,也没有准确地计算它们。

所以我去发展了一些方法论。除了证据,告诉他怎么办。跟上动作水平,这就是原因。现在市场上很多人都找我要这样的人才,学校教育要跟上。

NBD:未来绿色金融的可持续发展还有希望吗?石:从目前的成绩来看,未来的发展不会更好。因为绿色金融示范区做了一个模型,以后会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些非示范区想再来一次,像一些省份想第二批申请人。

就是这个效果。它的可持续性必须建立在被还原为生态系统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它可以在没有国家补贴政策的情况下很好地发展。这几乎是可能的。

比如现在绿色债券没有财政补贴,但是中国的绿色债券依然是世界前两名。所以势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明显产生了效果。金融为产业服务,绿色金融是服务供给以外的结构性改革。

金融的最后,需要从行业的最后来证明金融这个要素是否功能齐全。所以,我们不是为了绿色金融而做绿色金融。NBD:你说的是未来几年。二五十年后呢?石:这就不叫可持续金融了,因为所有的金融都会包含可持续的因素,所以这个时候就不谈绿色金融了。

这是一个过程,现在很多都没有包括在内,外部成本也没有内化。但是困扰国外的是我们可以通过顶层设计从上到下推广,但是他们长期培养市场意识,所以做了十几二十年的ESG,现在已经内化成DNA了,尤其是欧洲。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


本文关键词:hth华体会最新网站,施懿宸,北京,空气质量,改善,见证,绿色,金融

本文来源:hth华体会-www.ec-js.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21 www.ec-js.com. hth华体会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96290189号-8

地址:台湾省台湾市台湾区平初大楼66号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54-241089744

扫一扫,关注我们